网络安全动态 ·

美国近年来推进“新基建”的布局及启示

近年来,世界经济呈现发展动能趋缓、下行风险上升、规则调整加快的特点。为应对经济衰退,美国推出了《美国重建基础设施立法纲要》,加快实施万亿基础设施重建计划,对交通,水资源、给水和排水系统,以及下一代能源基础设施,高速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领域进行部署,以此帮助美国经济复苏。本文对美国近年来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要布局及做法进行分析,为我省科技管理部门开展相关工作提供参考。

1、美国近年来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主要布局

受政治体制影响,美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部署上存在较大不稳定性,但是对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却一直被作为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相关战略部署立足长远、积极推进。

(一)主要战略部署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先后实施了《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美国国家空间数据基础设施战略规划草案(2014-2016年)》《修复美国地面交通法基建法案》《联邦大数据研发战略计划》《增强联邦政府网络与关键型基础设施网络安全》《美国重建基础设施立法纲要》等战略计划,出台了《网络与信息技术研发计划》《大数据研究计划》《能源制造业系统伙伴关系计划》等具体的实施细则,旨在通过加大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来摆脱经济危机,提升产业竞争力,实现经济复苏。其中科技领域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主要包括下一代能源基础设施、高速互联网、科研基础设施、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方面。如表1所示。

表1 主要的政策与战略部署

政策名称

实施时间

发布部门

“新基建”领域部署

《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

2009年2月

美国联邦政府

高铁生产装备,医疗卫生设备,宽带网络,智能电网,化石燃料生产装备等

美国国家空间数据基础设施战略规划草案(2014-2016年)

2013年7月

美国联邦地理数据委员会(FGDC)

国家地理空间数据库,云计算,新移动地理空间传感器平台等

《修复美国地面交通法基建法案》

2015年12月

美国国会参众

两院

基础设施修复技术

《联邦大数据研发战

略计划》

2016年5月

美国联邦政府

加强科研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包括芯片、高性能计算、云计算等,数据集本身、通用计算工具、标准制定等

《增强联邦政府网络与关键型基础设施网络安全》

2017年5月

美国联邦政府

电力传输线,

铁路桥,网络,关键技术专利,能源技术,关键材料技术等

《美国重建基础设施立法纲要》

2018年2月

美国联邦政府

生物能、氢能、太阳能源基础设施,5G通讯基站,自动驾驶基础设施,无人机设备运输系统,模块化基础设施装备

(二)《美国重建基础设施立法纲要》的主要内容

2018年2月,特朗普政府出台《美国重建基础设施立法纲要》(以下简称《纲要》),从出台时间来看,《纲要》与我国“新基建”战略部署时间较为接近,面临着相似的国际背景和外部环境,建设领域上存在一定相似性。《纲要》更加偏重于融资,传统基础设施占比较大,科技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更多以其他的专项计划来部署。在技术领域上,《纲要》重点投资现代交通、新能源、5G通讯基站、智能电网、宽带网络、大数据等领域,注重对成熟技术的应用和推广。相比而言,根据国家发改委对“新基建”范围的界定,我国“新基建”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技术领域涉及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特别重视对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创新基础设施的投资。如表2所示。

表2 《美国重建基础设施立法纲要》主要内容

主要领域

细分领域

计划和目标

我国“新基建”对应领域

交通

道路,桥梁和运输

修复道路和桥梁

智能交通基础设施

机场

机场改进计划,NextGen更新计划

铁路

改善城际客运铁路和高速铁路,升级桥梁、隧道和轨道

港口和内陆航道

疏浚、维护船闸、水坝、港口以及其他沿海和内陆航行水道

水资源、给水和排水系统

——

大型水利基础设施,清洁水和饮用水管道系统

融合基础设施

下一代能源基础设施

——

输电和配电设备升级,可再生能源设施,下一代能源基础设施

智慧能源基础设施

高速互联网

——

中程有线、远程有线,原有宽带网络升级

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

城镇基础设施

主要街道振兴

社区街道,智能交通,韧性基础设施,自行车和行人慢行交通体系等

融合基础设施

多模式交通投资带动经济复苏投资

计划

改善城市安全,缓解城镇拥堵

公共交通

公共交通设施维修,公交车和铁路,地铁,轻轨,有轨电车和公共汽车

公共教育

学区教学设施,校舍

韧性城镇建设

关键基础设施,灾害预防设施

农村基础设施

——

改善农村基础设施,增加农村商业收入和个人收入,农村区域互联互通,公共土地基础设施

融合基础设施

缓解社会问题的基础设施

投资

公共土地和印第安部落地区重要基础设施

公共土地、公园管理、林务管理、医疗设施、学校等建设

退伍军人和国民警卫队服务设施

现代化

退伍军人护理,医院诊所维护

基础设施创新转型项目

自动驾驶技术

和车辆

自动驾驶的基础设施设计、维护和操作,道路维护

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

新轨道运输技术

个人车辆和公共交通

无人机

无人机运输

模块化基础设施

技术

隧道挖掘,道路、桥梁修建

刺激基础设施投资的创新

融资

创新融资工具

融资

州基础设施银行

贷款和信贷援助

2、美国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要举措

自2008年以来,美国不断加强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战略部署,主要包括五个方面的重要举措。

(一)加强对“新基建”的研发投入

2018年,特朗普政府出台的《美国重建基础设施立法纲要》提出设立200亿元的创新转型项目计划,发展自动驾驶技术和车辆、新轨道运输技术、无人机、模块化基础设施技术等。在2019-2021财年特朗普政府美国工业发展领域研发优先事项中,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通信网络、自动驾驶、智能制造、工业机器人等技术领域成为优先布局事项。

(二)开展基础研究和关键核心技术研发

基础研究是美国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内容。如《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设立基础研究项目,总预算40亿美元,旨在为工程科技提供基础科学支撑,提高“新基建”原创性技术程度。在新能源领域,美国建立了能源创新中心和能源前沿研究中心等研究机构,通过改革措施整合跨学科能源创新研究,开展研发与示范阶段的跨边界工作。同时,美国注重研发关键核心技术,以此抢占科技战略制高点。《美国重建基础设施立法纲要》提出要加大对高速真空管道、地下高速电动滑轨技术、个人磁悬浮应用、无人机运输技术、高速互联网技术、下一代能源基础设施等领域的研发和应用,抢占未来科技战略制高点。仿照国防部高级计划署,新设立美国能源先进研究计划署,旨在促进和资助先进能源技术研发,自主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和部署。

(三)强化关键基础设施技术的自主可控

对关系国家战略安全、影响国家竞争优势的基础设施领域,美国支持本国企业主导建设全过程,强化技术自主可控。美国颁布了《增强联邦政府网络与关键型基础设施网络安全》的行政指令,从联邦政府、关键基础设施和国家三个方面,要求采取一系列措施确保联邦政府及关键基础设施的技术安全。对于国外企业投资美国关键基础设施项目,尤其对高度敏感的国家安全项目,要接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等机构的层层监管,确保技术安全可控。

(四)发挥杠杆效应支持引导企业参与

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中,美国十分重视发挥民营企业的作用。在《美国重建基础设施立法纲要》中,除政府拨款的2000亿美元外,其余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大部分来源于私营企业投资和债券,基础设施具体建设也由私人企业承担,该计划以融资为主,广泛吸收私营企业和个人的资金。采取公开招标方式,鼓励民营企业采用新技术,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制造业回流,促进新兴产业发展和培育。

(五)加强科研基础设施设施建设

美国高度重视科研基础设施(包括大科学装置)建设。如在《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中提出,支持用于科学研究、基础设施以及实验室大型仪器设备的更新,启动《民用超级计算机计划》,为能源部的生物能源中心和联合基因组研究所购置新的设备,为国家实验室和大学核聚变研究提供设备升级或购置新的设备等。近年来,美国能源部提出实施“前路计划”,设立“百亿亿次计算项目”,部署百亿亿次超级计算机,解决并行性、内存和存储问题,为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运算支撑;在南达科他洲开工建设长基线中微子设施,开展地下深层中微子试验场所。为提高国家生物安全,美国开始新建5家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包括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加尔维斯顿国家实验室、美国国家生物卫生分析与对策中心等。在人工智能领域,美国发布《国家人工智能研发战略规划》,提出要开发人工智能共享数据集和测试环境平台,开发开源软件库和工具集等。

3、对策和建议

通过总结美国近年来在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经验和做法,结合我省发展现状和需求,提出如下对策建议。

一是制定出台“新基建”科技支撑行动计划。强化统筹安排与顶层设计,从科技创新支撑“新基建”发展角度,提出具体的行动方案和实施细则。设立“新基建”工程技术研发专项,围绕我省“新基建”过程中遇到的工程技术难题,组织省内外高层次团队进行攻关,推动工程科技发展。

二是构建多元化融资模式。加快科技债券、融资租赁、PPP等融资模式在“新基建”中的应用,为推动我省创新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以建设国际风投创投中心为契机,引进风险投资进入科技类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发挥金融杠杆撬动作用,扩大市场化资金规模。

三是提高科技园区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以高新区、专业镇、科技小镇等区域创新平台为依托,加快提升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高水平打造智慧园区、科技园区、创新园区,提升科技对园区发展的支撑带动作用。在省级高新区动态评估中,引入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指标,引导高新区提升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水平。

四是加快科研基础设施和实验室建设。以企业实际应用需求为导向,新建一批中小型科研基础设施,以应对大型科研基础设施(大科学装置)需求不足、成本过高、效能不匹配的问题。如中等性能超级计算机、低强度中子源、P3级生物安全实验室等。加快推进省实验室建设步伐,瞄准5G、大数据、工业互联网需求,建设一批工程领域省实验室。

参考文献

[1] 高喆,顾江,顾朝林,翟炜.美国万亿基础设施重建计划分析[J].经济地理,2019,39(10):6-13.

[2]任吉蕾.美国基础设施重建计划:实施前景与中国企业的机遇[J].国际经济合作,2017(07):57-60.

[3] 彭兴华.美国的关键设施理论及对我国的借鉴意义[J].石家庄学院学报,2019,21(05):40-48.

任志宽、韩莉娜,就职于广东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文章观点不代表主办机构立场。

声明:本文来自三思派,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