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动态 ·

十个“不是”:关于网络安全意识教育的逆向反思

文│ 安天集团资深副总裁 潘柱廷

本文不是系统化地论述全民网络安全意识教育,而是用一些“不是”做出了一些逆向反思和前向畅想,希望能引起更多人的思考,有更多的人能够关注全民网络安全意识教育。

关于人群

网络安全意识教育,都涉及哪些人群?

一、不是仅有部分人,而是全民

网络安全意识教育应当力图覆盖全民,而不仅仅是部分人。不仅是全部网民,更是全民:现在还不是网民的一些老百姓,也应当给他们享受网络红利的权利,也应当具有安全保护意识。

就像2020年要实现的全面小康目标,精准扶贫等一系列措施核心是“全面”,拥有幸福康乐的小康生活是每个家庭的权利。而网络安全意识教育要想真的达到全,就要先“分”。先分好类,然后再逐步完成所有的分类。分类的方式有多种。

二、不是仅有年轻人,还有老人

按照年龄层分类。按照年龄分为青少年、成年人、老年人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分类。在全民网络安全意识教育中,我们常常会忽视老年人这个群体。由于网络真正进入我们的生活是最近二十年的事情,所以有相当多的老年人涉网经验很少,甚至没有机会成为网民。老年人步履蹒跚地在网络中行走时,是最容易遭到网络不良和违法行为侵害的群体,也特别需要网络安全意识教育。比如在防范电信诈骗上,老年人确实是受侵害最严重的群体。让老年人做好网络中的自我保护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三、不是仅在城市,还有农村

按照地域特点可分为城市和乡村。网络的密集程度是网络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城市无疑是网络发达地区,越大的城市越发达。我国很早就认识到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作用,宽带中国、村村通、移动互联网的全面覆盖,为乡村网络的后来赶上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设施条件。

网络安全问题总是随着高价值点的存在而存在,随着价值的聚集而聚集。乡镇中人均收入和人均网络资源占有,相比于大中城市还有一定差距,因此在涉网特点上也有些不同。但前者的价值提升和追赶速度也非常快,而网络本身的特点也会有助于平抑前者和后者的过大差异。网络安全问题的城乡差异虽然存在,但会迅速趋同。城乡差异在网络安全意识教育上的需求和特点也是一样。

换一个角度来看地域问题。也许区分地理地域差异来考虑网络安全问题和网络安全意识教育,不如按照“网络空间网域”差异来区分会更好。例如,游戏域、网购域、新闻域、社交域等,不同的App应用活动可以用类似“网络空间空域”的认识来加以区别,不同的“网域”有不同的网络安全特点,也需要相应“网域”的人有不同的网络安全意识。从这点来看,网络运营者、网络应用运营者对于网络安全意识教育和保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和得天独厚的条件。

四、不是人口红利,而是人口素质红利

毋庸置疑,未来中国经济、世界经济的发展都要高度依赖“涉网经济”的拉动,未来的中国社会、国际社会的安宁都要高度依赖“网络空间”的安全保障。

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总体国家安全观来看,把视角扩展到一体两翼的总体安全和总体发展,不管是政治、经济、文化、民生、生态等,过去四十年的高速发展和安全强大都强烈得益于中国的人口红利。而未来30年,到2049年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的时候,就不能仅仅依靠人口红利,而是要依赖“人口素质红利”。这其中“人口网络素质红利”则是重中之重,全民网络安全意识教育应当提升至一个足够的战略高度来认识和推进。

关于方法

应该怎么做全民网络安全意识教育?

五、不是没有办法兼顾青少年和老年人

怎么能够让网络安全意识教育到达上亿的老年人群?怎么能够让网络安全意识教育到达上亿的青少年人群?前一个问题好像很难,后一个问题好像相对简单。

中国的基础教育体系已经具备了较高的全国覆盖度、全民覆盖度,完全可以在我国的小学高年级、初中、高中教育体系中,根据年龄特点安排适当的网络教育和网络安全意识教育。为什么只教学生们如何保护自己?其实完全可以在教学体系中专门为初中生和高中生设计出一个“如何保护家庭网络,如何保护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安全上网”的实践课题。承担真实的责任是最快最坚实的学习途经,让学生们在课题中,在学习知识操练技能的同时,还能够承担起家庭网络安全的责任,承担起保护家里老人上网安全的责任,真正把网络红利带给家里的老人们。

六、不是仅仅画漫画,挑战反而是乐趣

不要把网络安全意识教育理解成只是一些简单内容的卡通画体现。不漫画不科普,这种理解有些偏颇。正如人们看待自己感兴趣的事物,男孩子们着迷于武器和军事,女孩子们快速入门舞蹈和时尚,老年人关注复杂的国际局势,这些内容没有一个是简单的。挑战是一种乐趣,网络安全天然具有高度对抗性,与军事对抗、警匪对抗具有极强的关联性和相似性。对抗的适当表现是很好的网络安全意识教育方式。

七、不是只有利益,还有针对弱势群体的公益

网络安全意识教育能够大大提高人口涉网的覆盖度和深入度,自然可能带来很多网络业务利益。在全民网络安全意识教育中要充分借助商业性互联网机构、网络安全机构的利益诉求,也应当满足相关机构在意识教育中得到利润和业务成长。

而另一方面,全民网络安全意识教育确实有相当一部分比例,如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老人、残疾人、落后地区、民族地区、贫困地区等,短期很难见到商业利益,容易在互联网商业的幂率规律下被抛弃在“长尾”中。这就需要政府、企业、民间机构等能够真正划出适当的公益投入比例。

关于内容

全民网络安全意识教育中该讲些什么?

八、不是仅仅为了安全,还为了用

网络安全意识教育千万不能局限于安全问题,要结合网络使用教育一起展开。这也是“一体之两翼,驱动之双轮”。被安全有效而适度保护的、红利被充分而公平分享的网络社会,才是最终目的。

九、不是只有简单的,可以有一些原则而根本的内容

全民网络安全意识教育需要安排一些必需的基本知识和能力,如个人信息保护、防范电信网络诈骗等。除了这些基础知识,还可以安排一些原则而根本的、可以被举一反三的、可以被延展被深入的知识,如网络的“客观规律”。那么,哪些原则的、接近真理的内容可以被写入全民网络安全意识和能力读本中呢?这确实是一个挑战。比如:“网”的读图能力,就像对地理地图交通地图的识图能力一样,是否是一个原则而根本的知识能力?这里所说的“网”是图论中的网。计算机网络是网、社交网是网、新闻内容是一张网、程序的逻辑结构是网、数据的关系是网⋯⋯几乎所有离散的事物都能够直接变成“网”这个数学模型。如果全民都具有读网的能力,那将是一个令人向往的社会文明和全民教育水准。

十、不是只有开心,还有不适

不能回避安全问题的负面作用。攻击、风险、伤害、事故⋯⋯这些都是负面的内容,都会给人带来不适感。对于负面的感知、意识,对风险适度的偏好,面对事故和伤害的反应既要迅速又要理性,面对已经发生的不良结果的心理承受等,都是值得在网络安全意识教育中适当铺陈的。

(本文刊登于《中国信息安全》杂志2020年第9期)

声明:本文来自中国信息安全,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