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动态 ·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在国内只要一提到TOPGUN,大家印入脑海的肯定是阿汤哥的《壮志凌云》。同时因为这部风靡全球的电影,美国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United States Navy Fighter Weapons School,昵称为“TOPGUN”,也就是片名的由来)因其在教授高端空对空作战技能方面的工作而闻名世界。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同级的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Airborne Electronic Attack Weapons School,AEAWS,昵称为“Havoc”,意为“浩劫”)却深埋功名。自1974年成立,2011年改用现名以来,这所精英学校为EA-18G“咆哮者”电子战飞机空勤人员传授了严酷的现代空战技术,所遵循的口号与TOPGUN大同小异。虽然战斗机的传统空对空和空对地使用的技术已经有了很好的记录,但EA-18G的电子攻击任务仍然是一门隐秘的艺术。今天,就随着这首熟悉的《Take My Breathe Away》,随防务菌一起来揭秘“浩劫”如何将美国海军EA-18G机组人员变成隐形电子战艺术的奇才。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1张

如上所述,与战斗机武器学校(TOPGUN)一样,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Havoc)也是美国海军航空战斗发展中心(NAWDC)的一部分,它藏在内华达州海军法伦航空站(NAS Fallon)长长飞行线一端的同一座不起眼的建筑里。尽管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但就像它的姐妹组织一样,“浩劫”的活动始终走在了现代海军航空的最前沿。

机载电子攻击(AEA)主要包括对敌方电磁频谱的攻防压制,包括雷达和通信。机载电子战拥有监视敌方电磁活动的能力,以及评估、破坏、操纵甚至使敌方相关系统失效的能力。这些能力通常对应的是构成综合防空系统(IADS)一部分的节点,它可以收集跟踪数据,并能将其传播给各种“射手”,如地对空导弹发射场,然后能够对付来袭的威胁。如果能够迷惑、甚至压制或使该综合防空系统失效,就意味着它的交战能力会严重下降,甚至有些部分会被完全消灭。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2张

一架隶属于“浩劫”的EA-18G在法伦海军航空站进行滑行

机载电子战,以及整个现代电子战,是空战中神秘的角落之一,经常被误解,被笼罩在秘密之中。虽然人们可以在一些作战场景中对该类型任务有一些了解。所以总的来说,“浩劫”被笼罩在一个更不透明的安全保护伞下,而不是同一条起跑线上著名的同行TOPGUN。

我们可以注意到,“浩劫”(Havoc)并不是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AEAWS的英文单词首字母缩写,这一昵称明确地指出其操作人员在复杂的空中战斗空间中有效地部署EA-18G“咆哮者”的全套能力时可能造成的后果——给敌方带来“浩劫”。就其本质而言,这些AEA平台具有在高威胁环境中作战的能力,正面应对那些要阻止其与其伙伴部队的防空系统。

位于法伦海军航空站的美国海军航空战斗发展中心(NAWDC)是美国海军训练和战术发展的卓越中心,“浩劫”则是这个大组织中的一个部门,正式名称为N10。此外,美国海军在华盛顿州怀德比岛海军航空基地也有一所“咆哮者”电子攻击武器学校(EAWS),该校与NAWDC作战和训练中队合署办公。如前所述,这所学校也可追溯到最早成立的1974年,是VA-128攻击中队“金色入侵者”的武器“兽笼”,为格鲁曼A-6“入侵者”军械人员提供进修和高级课程。随后,它演变为武器和高级打击计划的课程,包括增加“咆哮者”的前身EA-6B“徘徊者”。成立以来,“浩劫”一直追踪着EA-18G在美国海军服役的道路和成长,2021年将迎来它改用现名的十周年纪念日,这十年来,“浩劫”一直致力于在复杂的机载电子攻击任务中保持“咆哮者”的领先优势。

“浩劫”是做什么的?

“浩劫”的主要任务是培训“咆哮者”战术教官(Growler Tactics Instructors,GTIs),NAWDC官方文献称其为EA-18G社区的“战术引擎”,他们使得战勤人员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咆哮者”的传感器和武器。此外,它还训练情报官——“咆哮者”情报官同样获得整个海军航空界公认的EA-18G战术资格的最高级别。

人工智能增强型“咆哮者”电子战飞机(翻译&字幕 by 防务菌)

“情报商店”(Intel shops)负责提供威胁系统的最新数据,以便机载操作员和他们的“装备”准确地知道如何应对这些威胁。NAWDC称:“‘咆哮者’为作战指挥官带来了最先进的战术电子战能力,通过延缓、降低、拒止或欺骗敌方杀伤链,为友军的空中、陆地和海上部队创造战术优势。”

“浩劫”指挥官布雷特·史蒂文森(Brett Stevenson)上尉领导的组织既要迎合当前的战斗,又要密切关注EA-18G未来的一些重大进展。据其介绍:“‘咆哮者’战术教官课程为期14周,每年两次,一般每次8名学生,主要在法伦进行。我们这里没有‘硬机组’,学员们是单独进行的,而不是作为一个专门的飞行员和电子战军官(EWO)团队。课程有三个主要阶段,我们有以电子攻击(EA)为重点的空对空、空对地电子战攻击,以及我们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的巅峰演习,我们在美国空军武器学校的武器学校整合阶段(WSINT)进行了一个月。为此,我们与压制敌方防空(SEAD)的F-16‘蝰蛇’,以及与第五代F-22和F-35的整合,以及一系列联合非动能能力,以整体、协调的方式压制敌方的防空。”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3张

一架EA-18G携带了3个ALQ-99吊舱,包括其中线挂点的低频段吊舱变体

布雷特·史蒂文森还表示:“‘咆哮者’武器和战术课程(GWTP)是所有‘咆哮者’战勤人员在获得有效使用‘咆哮者’能力的技能和责任不断增加的战术资格时,所要经历的训练连续体。战术教官课程包括在法伦靶场训练综合体(FRTC)和内华达测试训练场(NTTR)的学术、模拟器和实战飞行活动,我们让战术教官候选人参加博士级的教学课程,重点是精确执行最新的‘咆哮者’ 战术,以及如何将该平台的能力与海军和联合部队整合。在每次课程活动后,我们都会通过严格的、结构化的汇报过程,着重培养他们的教员技能。这为不断的自我提升提供了基础,并使我们的学员获得了成为专家级教官所需的技能。战术教官课程的毕业生将成为‘浩劫’的教官。在这两年的教官生涯结束后,他们将回到舰队中队担任训练官,在那里,他们将成为‘浩劫’开发的战术与采用‘咆哮者 ’全部性能的舰队空勤人员之间的连接组织。”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4张

“咆哮者”的翼尖吊舱内装有ALQ-218电子监视和电子攻击传感器

用机载电子攻击制造“浩劫”

美国海军在2015年退役了最后一架EA-6B“徘徊者”,现在通过其继任者“咆哮者”整合了其在航母航空大队以及联合远征电子攻击中队中的机载电子攻击工作。比较双座EA-18G其前身——四座EA-6B,布雷特·史蒂文森表示,在“咆哮者” 中,工作量分配和机组协调要重要得多。关于机载电子攻击的整体任务,他补充道:“它与迷惑和扰乱对手的能力——非动能效应一样,都是关于进行打击的能力。”

拥有现代化的数据链和先进的航电设备意味着EA-18G比EA-6B更精通战区,能够接收更大量的数据,然后在适当的平台之间进行分发。“徘徊者”驾驶舱依靠反应式机组协调来从航电设备中获得最大的收益:三名电子对抗官(ECMO)依靠大量的通讯和模拟系统集成,而“咆哮者”机组则在数字世界中工作,任务分工更加明确,混合航电设备提供了一个普遍更高效的工作环境。

对此,布雷特·史蒂文森解释说:“战术教官候选人通常在一个部分(两架战机)或一个部门(四架战机)中使用,但武器学校整合阶段的一些更复杂的事件将包括多达6架“咆哮者”,所有的空间和时间同步,以提供我们可能期望采用的那种能力来对抗现代对手。在典型的大型部队演习活动中,“咆哮者”机组人员利用机载传感器快速探测和定位威胁,然后用动能和非动能手段消除威胁,为攻击组提供庇护所。”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5张

EA-18G“咆哮者”双人座舱

据布雷特·史蒂文森介绍,“浩劫”与Topgun两个学校之间有一些交叉,特别是在F-35C“闪电II”被引入美国海军舰载飞行联队(CVW)后。这两个组织具有不同但互补的主题专家(SME)资格。交叉的一个领域是压制敌方的防空系统(SEAD),这一任务包括非动能和动能效应的结合,其中包括对敌方雷达采用先进的反辐射导弹。

“咆哮者”机组人员还专注于特殊电子攻击、通信网络的战役空间优势,并利用AGM-88高速反辐射导弹(HARM)和AGM-88E先进反辐射制导导弹(AARGM),这是“咆哮者”压制敌方防空系统的主要动能武器。

对此,布雷特·史蒂文森表示:“在集成演习中使用实弹是罕见的,但作为战术教官课程的一部分,战术教官学员确实参加了一次专门的AGM-88 HARM导弹射击。这为他们提供了在舰队中队训练官参观期间有效计划和安全执行类似导弹射击活动所需的经验。”

随着对手防空网络的发展和成熟,机载电子攻击任务也不得不与时俱进地采用新技术和新战术。美国海军正在大力推进一系列下一代EA-18G的作战能力提升,而这些能力是在最初的“咆哮者”标准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6张

2020年8月7日,下一代干扰机中频(NGJ-MB)首次搭载在EA-18G“咆哮者”上飞行

据布雷特·史蒂文森介绍,EA-18G即将进行的一些根本性改进非常符合“浩劫”目前的思路:“下一代干扰机(NGJ)将是革命性的,"他断言。NGJ是一系列吊舱式干扰系统(包含高、中、低三个频段吊舱),将预示着EA-18G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在大多数情况下,与“徘徊者”相比,“咆哮者”带来的最大优势是空对空作战能力,同时也提高了可维护性。作为一种降低入役后风险的手段,“咆哮者”最初保留了“徘徊者 ”外挂的AN/ALQ-99干扰吊舱,不过为了方便转入EA-18G,它进行了特殊的改装。

ALQ-99干扰吊舱和ALQ-218电子监视和电子攻击套件实际上是从“徘徊者”上延续下来的,不过ALQ-218却是为“咆哮者”设计的,但被集成到EA-6B的最终能力升级中(被称为ICAP III),以增强这种老式喷气机的能力并验证系统的性能。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7张

一架两翼挂载NGJ-MB吊舱,中线挂载AN/ALQ-99吊舱的EA-18G在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的微波暗室中进行测试

虽然传统的ALQ-99是一种经过验证且功能强大的干扰机,并能够适应新的威胁,但现在正被NGJ系列吊舱所取代。首先是雷声公司正在研制的AN/ALQ-249(v)1下一代干扰机中频段(NGJ-MB)吊舱(详情可参见防务菌此前的推送:【Navy"s Next Gen Jammer】美国海军下一代干扰机吊舱的研制竞争进入白热化)。NGJ-MB在EA-18G上的首次飞行就在今年8月,然而,该项目面临着一些工程上的挑战,包括因为自身重量导致影响“咆哮者”作战半径的问题。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8张

一张美国海军的简报幻灯片,概述了美国海军对下一代干扰机的整体计划

雷声公司下一代干扰机ALQ-249中频段机载电子战吊舱(翻译&字幕 by 防务菌)

第二种下一代干扰机低频段(NGJ-LB)吊舱的测试现在正在进行中。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现有技术演示验证(DET)的NGJ-LB吊舱原型机已于2020年9月亮相。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9张

2020年9月,“咆哮者”带着NGJ-LB吊舱进行微波暗室测试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10张

一架中心线上挂载NGJ-LB吊舱原型机的F/A-18F“超级大黄蜂”倒置在天线和雷达截面测量设施的试验台上

第三种下一代干扰机高频段(NGJ-HB)吊舱正在研制当中,以完成从传统ALQ-99到新装备的过渡。

“咆哮者”也在为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AGM-88G先进反辐射制导导弹-增程型(AARGM-ER)做准备,该导弹是AGM-88E AARGM的重大升级。美国海军在2018年开始研制这种导弹,随着EA-18G进一步增强其动能作战,它也将很快投入使用。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11张

EA-18G“咆哮者”挂载的AN/ALQ-99吊舱和AGM-88 HARM反辐射导弹

“咆哮者”展望未来

除了外部吊舱和武器外,美国海军正在推进“咆哮者”Block II变体升级。这次升级将为该机提供显著增强的电子攻击系统,其中包括改进的AN/ALQ-218(v)4射频接收机系统,以及AN/ALQ-227(v)2通信对抗装置(CCS)。它还计划在目前资助的Block III F/A-18E/F正在添加的功能基础上,如可增加3500磅燃料的保形燃料箱(CFT),这对于挂接电子战吊舱的“咆哮者”来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升级,以及驾驶舱内新的10×19英寸宽域显示器。这是海军充分利用“咆哮者”和“超级大黄蜂”之间共性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新的开放架构处理器和先进的网络也将使EA-18G进一步为未来的战斗空间做好准备。2019年9月,海军空战中心飞机部和波音公司展示了“咆哮者”作为自主无人机系统(UAS)控制主机的能力。位于马里兰州帕图森特河海军航空站的VX-23“咸狗”航空测试与评估中队驾驭了一对模拟UAS的EA-18G,在一系列四次飞行中由第三架“咆哮者”控制。这可能为“咆哮者”在未来指挥无人作战航空器和其他先进的无人机铺平道路。

这些测试是海军战争发展司令部年度机队实验(FLEX)演习的一部分,这也是展示EA-18G如何与前沿技术同步前进,以便在未来冲突中投入使用的一部分。EA-18G还可能发现自己在未来也能发射和控制成群的小型替补干扰机和诱饵无人机。

随着这些新能力的加入,“咆哮者”承担的本已复杂的机载电子攻击任务正在急剧扩大。“咆哮者”将如何与美国海军拥有自己独特电子战能力的F-35C“闪电II”隐形战机一起行动,这是“浩劫”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这意味着该学校在扩大将F-35C纳入教学大纲的过程中,将与邻近的TOPGUN紧密合作。

“浩劫”:揭秘美国海军机载电子攻击武器学校 网络安全动态 第12张

一架EA-18G在法伦海军航空站“浩劫”拥挤的飞行线上

隐身作战飞机在最复杂的综合防空系统环境中经常依靠机载电子攻击支持,以确保它们保持充分的保护。对此,布雷特·史蒂文森解释道:“‘咆哮者’空勤人员根据每个被支持的平台或‘受保护实体’的独特能力,为该平台提供动能和非动能效应的最佳组合。在任务规划期间,‘咆哮者’空勤人员将确定最有效的支援方法,以及在特定任务中如何演变。这是一个非常动态的过程,需要在瞬间做出决策,以确保攻击机队的生存能力最大化。”

“浩劫”的部分工作是为“咆哮者”开发战术、技术和程序,使其作为一体化联合部队的一部分作战,并使美国海军舰载飞行联队(CVW)和联合部队在最苛刻的敌对环境中发挥最大的杀伤力。这就需要将所有的资产与能力整合在一起,以有效的方式使敌方的综合防空系统失效。这些考虑因素强调了为什么“浩劫”从一开始就密切参与下一代干扰机的开发和实战测试。

展望未来,“浩劫”将继续在培训中队级“咆哮者”操作员并将其提升为舰队的电子攻击专家方面发挥关键作用。这是一个重要的前线资产不断发展的一部分,以确保其操作人员拥有有效利用平台最新技术的诀窍,以及如何对抗可以说是作战航空最具有挑战性的角色之一的最新威胁。

声明:本文来自从心推送的防务菌,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