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动态 ·

德国外长:如何应对新兴技术对全球军备控制的挑战

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近日在“2020年擒获技术与反思军备控制大会”发表讲话,就新兴技术对全球军备控制的挑战发表看法。

马斯称,正如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所言,“战争是一条变色龙”, 当今战争变得混杂起来,难以预测,且难以控制,推动因素包括两个:一是大国竞争与区域军事冲突的加剧;二是新技术的不断发展。例如,在后者方面,自主武器系统引起了人们对“杀手机器人”在没有人为控制的情况下攻击目标的恐惧;对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可能会使整个国家瘫痪,而对网络攻击的报复很容易引发意想不到的冲突。

马斯提出,如果战争是始终变化的变色龙,那么军备控制也需要被视为变色龙,国际社会需要维护它、加强它,并使之顺应新的时代;欧盟应以身作则,凭借其军事能力、工业潜力和监管经验,制定军事使用新技术的规范和标准,并与世界各地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推动全球的军备控制进程。

奇安网情局编译有关情况,供读者参考。

德国外长:如何应对新兴技术对全球军备控制的挑战 网络安全动态 第1张

非常感谢,很高兴见到大家,感谢各位今日的出席。

军备控制和与COVID-19大流行的斗争有一个共同点:只有当每个人都遵守某些规则和限制时,它们才起作用。

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会在家中与您对话。我近期接触了一位感染者,而COVID-19的相关规定要求我进行自我隔离。如您所知,我是一名基于规则的秩序的忠实信徒。但我不想错过这个重要的会议。

女士们,先生们,

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有句名言,“战争是一条变色龙”。它能不断适应变化多端的环境。克劳塞维茨写道,由于政治、社会和技术的变化,“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战争”。

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对当今时代战争的思考方式发生了改变。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战争变得混杂起来,难以预测,且难以控制。变色龙改变了自身的颜色。

有两个因素正在推动这一转变:

首先,国家间地缘政治和军事对抗正在加剧。

大国竞争又回来了,这可能导致自冷战时期以来最大的全球军备竞赛。

此外,我们还看到区域军事竞争的加剧,例如在中东和印度-太平洋区域。

上述发展的事态正在削弱信任、破坏多边合作和动摇国际秩序。

他们还破坏了后冷战时期的军备控制体系——想象一下《中程核力量条约》(INF Treaty)结束,或欧洲常规军备控制的严峻状况。

变革的第二大推动力是新技术,这是我们今天会议的主题。

  • 自主武器系统引起了人们对“杀手机器人”在没有人为控制的情况下攻击目标的恐惧。

  • 对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可能会使整个国家瘫痪。尽管归因仍然很困难,但报复很容易引发意想不到的冲突。

  • 新的导弹技术,特别是高超音速导弹,已将反应时间缩短至接近零。在危机中,这可能导致严重的判断错误——能对我们所有人造成严重后果。

女士们,先生们,

作为政治领导人,我们有责任确保这些情况不会发生。

如果战争是始终变化的变色龙,那么我们也需要将军备控制视为变色龙。我们需要维护它、加强它,并使之顺应新的时代。

因此,德国欢迎美国和俄罗斯近期就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进行谈判。在美国大选之后,这种积极的动态也需要保持。该条约不只是一个双边问题——它还是全球安全的保证。

因此,我呼吁华盛顿和莫斯科最终采取必要措施,以在仅剩不到四个月的有效期内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期限。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延期也可以为更大的军备控制体系铺平道路,以确保二十一世纪的稳定与和平——通过进一步减少包括非战略性核弹头在内的核弹头数量。德国已准备好支持这一努力。

该讨论还需要中国的参与。作为主要的核力量与军事力量,北京必须更加坚定地参与到军备控制、透明度和降低风险中来。

明年的《核不扩散条约》审查会议为推进核裁军提供了一个平台。五名联合国成员理事国需要迈出大胆的一步。我们希望,美国大选后,美国能再次担任《核不扩散条约》和核裁军的坚定支持者。我们必须更加接近实现无核武器世界的目标。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为了所有人的安全,我们必须结束地区核扩散危机:

  • 在过去的艰难岁月中,我们与欧盟以及我们法国和英国同僚一起努力维护与伊朗的核协议。伊朗必须停止一切违反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的行为。我们强烈敦促伊朗和美国新政府重启外交。这很有可能促成就区域安全和防止中东核扩散进行的更广泛的对话。

  • 我们还需要彻底拆除朝鲜的核计划。我们支持与朝鲜的谈判,同时坚持并加强制裁——这是使朝鲜重返谈判桌的关键。

女士们,先生们,

在全球军备控制和防止核扩散的这些努力中,欧洲可以而且必须发挥重要作用。我的四位欧洲同僚出席了本次会议,这表明我们都愿意这样做。

我们随时准备与大家一起制定新准则,以加强多边军备控制。实际上,您已经参与这项努力:

  • 继去年我们的第一次新技术会议之后,今年的混合会议聚集了10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

  • 我们去年还发起了“导弹对话倡议”,该倡议已成为决策者和专家应对当今时代和平与安全挑战的论坛。

  • 在联合国,为确保人类对自主武器使用的问责,我们促成了其第一套指导原则的协定。

  • 与我们的欧洲伙伴一起,我们建立了欧盟网络制裁制度———追究攻击我们的公民、我们的产业或我们的民主制度的人的责任。

但是我们绝不能就此止步。来自捷克共和国、瑞典、荷兰、芬兰的我的同僚和我,都倡导欧盟能在军备控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凭借其军事能力、工业潜力和监管经验,欧盟及其成员国可以制定新技术军事运用的规范和标准。

第一步,我们提议欧盟内部出台新技术负责任军事运用的战略程序。该程序可以评估欧盟在这一领域的政策能如何为新技术时代的安全做出贡献。我们希望建立欧洲对未来冲突的普遍共识。

我们坚信,欧洲必须以身作则,聚焦我们与世界各地合作伙伴共享的价值观。

女士们,先生们,

我前面提到的卡尔·冯·克劳塞维茨一生都在思考战争——这是一种怎样的人生。但是,他并没有在战场上死去。

实际上,他死于1830年代初在欧洲肆虐的霍乱大流行。

没有战争理论、没有武器、没有军队可以保护他免受这种侵害。

今天,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正威胁着我们所有人,我们应该牢记这一点。

因为正如我开始时所说的那样:军备控制和与COVID-19斗争——它们都需要尊重规则、多边合作以及相互信任。

只有共同努力,我们才能控制不断变化的名为战争的“变色龙”,从而维护和平。

非常感谢!

声明:文章仅供交流参考,不代表本机构立场。

声明:本文来自奇安网情局,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8288588@qq.com。

参与评论